秦夜之旅

这里秦夜。不固定混圈|各作品的cp微洁癖|文图皆是半吊子的老年人

雪天里两人互相撸毛(划掉)拍掉对方头上的雪的场景

只画了一边,因为画人无能的我看到了爆豪的头毛知难而退(((

其实是给自己写的胜出胜文配的图……详情请点我头像看《在冬天》和《难以言表》

本该是胜出胜无差,但这张图偏向胜出一点,所以纠结再三打了如下tag,我真墨迹……

排线渣到像是狗啃过,请务必无视,以及光线的原因放了两张不同效果的

【胜出胜】难以言表

*CP:胜出胜无差(我认为的)
*原著背景,高中时期,沉闷的某一天
*短篇,一篇完结
*是上一篇《在冬季》的爆豪视角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年的冬天有一些沉闷。沉闷的天空,沉闷的寒意,沉闷的大雪飞扬。

爆豪胜己将双手插进裤兜,裤子的布料绷在微蜷的手一侧,他压低了身子快步向前走,嘴边的呵气被风压向后方不见。

入目尽是无光彩的白,厚厚的积云使得整片大地笼着灰色,雪片更是塞满了空间,加重某种压迫感。

他忍住想让手心爆发火光的冲动。

在他的后边是默默跟着自己的绿谷出久,虽然看不到,但是鞋子踏在雪上的声音确实地传入耳中。两人的步调不甚一致,于是以四个响声为一节的杂乱调子环绕在二人脚下。

循着相同路线回家的他们并无过多交流,沉默——

沉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想要回溯到源头有一些困难,于是爆豪胜己放弃了。只记得初中时他们间的关系变得更加恶化,他不断地进行欺辱,而他缩在角落躲避着视线。

然而每次他不经心地瞥向后方,绿谷出久的身影总会跟在那里,从相识到现在,从目光闪亮到低头不语。哪怕他全力驱赶,他也仍瑟缩着,慢慢地跟着他。

一声叹息。

这并不是爆豪胜己的叹息,它来自身后,很轻。他的步伐稍顿了一下。真是个多愁善感的废久,他想。

想起对方动不动就溢满泪珠的眼眶,眼泪会大滴地划过正在颤抖的下巴,那副模样真是蠢到了极点。而双臂抬起挡在面部发抖的样子,就像柔弱的羔羊,让他忍不住涌起仰视的快意。

雪似乎下得更大了,爆豪胜己有一些心烦意乱。

忽然间传来头发被扰动的触感,有不自然飞溅的雪花在视野上方出现。

爆豪愣了一下,他转身朝向后面,所看到的是那张熟悉的隐隐带着恐惧的面孔,和一只高高抬起的手臂。

“……废久,你在干什么。”他问。

接着他看到对方的后退,那样子仿佛下一刻就要逃离自己。

啧。

“那个,只是看到小胜头发上太多雪,想帮——”回答在途中戛然而止。

帮助。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个家伙要说什么,满脑子想着帮助他人的绿谷出久,心思就像白纸一样好懂。

但他爆豪胜己并不是需要他人帮助的人,尤其是来自绿谷的,可以的话希望永远都不再要。

爆豪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,才发现在这班沉闷的行进中自己的身上已堆出了几个小雪堆。于是他切了一声,探手把它们拍掉,底部的雪已经融化了一些,他肩部的衣服濡湿而变为深色。
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绿谷出久向他道歉。

爆豪沉默着,没必要道歉的吧,他心想。对面那张看到自己就会畏畏缩缩的脸并没有带给自己曾经的快意,而是让他更加烦躁,烦躁,收起那样的表情……!

“烦死了,不要总是道歉。”冲出口的语气不由变得凶狠。

“……对不——”

啊啊,混账书呆子,听不懂人说话吗?给我闭嘴!

他猛地将左手从裤兜里抽出,还是那微蜷的姿势,绿谷被吓了一跳,果然没有说下去,而是将头躲在手臂之后,闭眼等待那将临的“攻击”。

爆豪胜己并没有攻击,他在心里“切”了千遍的同时张开手掌摸了摸那头同样积了白雪的墨绿色卷发,帮对方把雪扫掉,他的鼻尖、耳朵都冻红了,脸颊也红扑扑的……

“啧,你不也一样么,白痴。”

——所以我不需要你的帮助。

绿谷出久很惊讶地“诶”了一声,他无视掉,又转过身来继续跨步,走了一段距离却发现对方还站在原地,他不耐烦地回头大喊:“喂废久!走了。”

“哦、哦。”绿谷这才提步追上前面的人,他的脚步声快速而带些慌乱,爆豪胜己走在前面听着,声音渐渐又变成四步一节的节奏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。


——你只要接受我的帮助就好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IN.

鼻炎犯了,大约是过敏性的,痛苦啊
因为是在这期间写出的文章,如果有逻辑不通的地方敬请谅解和提出
说起来这么一个小场景我居然写了两个视角,大概是我墨迹…………
在写这个视角的时候,心里莫名涌起一股S的情绪(什么)

感谢观看

【胜出胜】在冬季

*CP:胜出胜无差
*原著背景,高中时期,普通的某一天
*大概是甜向?(原谅我味觉失灵
*短篇,一篇完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今年的冬天是普通的冬天。与往常没有任何不同,普通地萧索,普通地寒冷,普通地飞雪。

绿谷出久捧起双手在面前,慢慢地呵了一口气,气流飞出唇外即刻化作白雾,又被手掌阻挡住而返回,扑打在他的面颊上,片刻的温暖与面前的迷蒙。

雾气一瞬挡住了前方的人影,于是出久放下手,稍微加快脚步缩短两人的距离,呵气在耳后消散,他前面是快步走着的爆豪胜己,双手插在口袋里,那张扬的发即使是在阴沉的雪天也丝毫不减气势。

雪积得不浅也不很厚,鞋子踏在上面将其踩实,并发出“嘎吱”的响声。

两人有着同样的回家的路线,像这样一前一后沉默地行进不知持续了多少年——

最初并非沉默的。

记忆深处那个小小的绿谷出久与小小的爆豪胜己,总是一起玩耍、一起回家。然后爆豪就会大步在前方领头,骄傲地进行发言;然后绿谷就会紧跟在他后面,开心地回应着,回顾快乐的一天。

即使爆豪总是时不时出言嘲笑他,开始叫他“废久”,他也还是跟随着所憧憬的他,交谈——

交谈是什么时候慢慢减少、消失不见的呢?

记忆暧昧不清了,他们之间好像越来越难产生什么正常的对话,欺辱总是单方面的语言倾泻,即使出久说什么也会被对方粗暴地打断。

“哈……”出久不由得轻叹出声。他马上反应过来,定睛看了看爆豪胜己。他会嘲笑自己的叹息吗?

是那个背影只是停顿了瞬间,没有其他反应,仍沉默地向前走。

但绿谷出久还是在意着,那个停顿有什么意义吗?小胜讨厌示弱般的叹息吧。自己应不应该扭转一下沉默的气氛,可是他们之间已沉默太久,勇气几乎消弭了。

他盯着爆豪脑袋两侧飘来的呵气,神游天外。

快要到家了。

雪似乎有越来越大的趋势,纷纷扬扬的,偶尔会飞到出久的眼睛上,化开。他眨眨眼,发现爆豪胜己的头发已积起了片片白霜,肩膀上也有小堆的雪。

下意识地,他追上去,抬起手,轻轻拍落那金发上的积雪。

雪片或簌簌弹飞,或融化在他的手上,微凉。

爆豪胜己这回彻底地停下了脚步。他回过头来,视线盯着绿谷出久僵在半空的右手,那手上布满疤痕,还有些许半融的雪片与水珠,在寒冷的空气里手指泛着红色。

“……废久,你在干什么。”

被那耀眼的红瞳盯着,出久不知所措,向后退了一步,半天才收回手,然后慌乱地解释:“那个,只是看到小胜头发上太多雪……想帮——”他说到一半。

爆豪胜己抗拒他人的帮助。

爆豪胜己厌恶绿谷出久的帮助。

“……”

爆豪垂眼看了看自己身上,“切”了一声,把肩上的雪拍掉。
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果然还是这样,沉默的交流,没有对话。出久低下头悄悄地看他,两手磨蹭着,想抹干那些雪水。

“烦死了,不要总是道歉。”

“……对不——”无意识脱口而出的回答未完成,出久的视野里是一只拳头逼近,他闭上眼睛,架起防御头部的姿势。

但,那只有力的拳头以意料之外的力度轻敲在额头,只是让他稍稍后仰的程度。

接着爆豪胜己抬高手的高度,张开手指,胡乱地扫过那头墨绿色的柔软发丛,冰凉落在发红的耳尖上,落在紧闭的眼皮上,与睫毛擦身而过融化在点缀着雀斑的脸颊上。

“啧,你不也一样么,白痴。”




他们分头回到自己的家,沉默跟随在各自的身后,犹豫着是否要离开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:以绿谷出久视角为主


等候延误航班途中的产物,被迫修仙(烟)
很久不写同人了,以后大概会慢慢写一些练手
感谢观看

我找回了账号密码x
其实是因为换了手机就没再用lofter……

好吧
这几天在旅行,很享受写旅行手帐的感觉(虽然有时候会玩得很累不想写∠( ᐛ 」∠)_

2017年快乐!
说着不弄了不弄了还是花了大把时间贴好这两页(抽自己

最近……也不知沉迷了什么
换了新本后怀念起珠友来,这本贴胶带不能返工,一揭就撕纸简直要崩溃
现在用到一半了,毕竟朋友送的本子还是想好好用完……加油吧